官厅水库终于又能够下水捞鱼了,日本首都官厅

作者:农业焦点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导语经过了一个冬天的休整,官厅水库终于又可以下水捕鱼了,这对打鱼的和吃鱼的人来说,都是个好消息。 正文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官厅水库,渔民老施的日子过得也算有滋味。冬天冰雪封河之前的三个月里,他打了1万斤鱼,卖了一万多块钱,尝到甜头的他好不容易熬过了这个冬天,前两天官厅水库冰面刚融化,他就迫不及待的下网捕鱼了。 最多一天能捕一百来斤,收入还可以。 正文虽说现在的收成不能和秋天时候比,但平均一天下来五六十块钱的收入也能说的过去。眼见着二三两的小鲫鱼,两三斤重的大鲤鱼,一条条在鱼网上船舱里蹦达的欢,官厅水库附近的渔民捕起鱼来是特别有动力。 『鱼店老板』养了一冬天了肉厚,味鲜,现在来的客户都是冲着开河鱼来的,挨着河的,有打鱼的也有贩鱼的各种人都来了。 正文官厅水库鱼味道鲜美已经是名声在外,所以基本上是有多少卖多少,但前些年大家一窝蜂挤到水库里,过度的捕捞不但让鱼的数量和质量急剧下降,甚至一度因水质太差而无法作为饮用水源,所以从05年开始官厅水库就开始了封库禁渔,只有每年的9月到次年4月才允许下水捕捞,才两年的功夫这水质改善的效果就已经很明显了。 『渔民老施』水质现在不赖,现在水多清啊! 『官厅水库水政科科长陈兆清』渔民增加收入了,咱们水质确实改善了,原来是五类超五类水,现在是三四类。 正文封库禁渔,既能改善水质,又能增加鱼的数量,让渔民在几个月里就赚出原来一年赚的钱,皆大欢喜的事何乐不为?目前北京的各大水库都实行封库禁渔的政策,所以在这里提醒您,要想在秋天之前品尝最新鲜的水库鱼,您可得抓紧时间才行。南方渔网编辑:黄倩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今年4月15日至8月15日,是官厅水库在经历过长达20个月之久的封库休渔后的第一个常规禁渔期,目前正是鱼儿产卵期。记者经过数天暗访发现,在官厅水库河北怀来水域附近,每天有百余条渔船趁着夜色下湖电鱼,保守估计每天电鱼达数万斤,更有胆大者白天也照常“作业”。 据知情者透露,非法电鱼是当地公开的秘密,之所以如此猖獗是因为大部分电鱼者都“上头有关系”,一旦渔政部门采取行动,他们提前得到消息从而躲避巡查。相关专家表示,采用电击、电网等方法进行捕捞,将会导致水库生态环境遭到破坏,从而间接对水体质量产生不良的影响。 调查缘由 北京钓友称官厅水库已死 在京城钓友圈中,官厅水库曾经是一个垂钓者们的乐园,每天都有很多钓友清晨即从北京北站出发,在湖边待上大半天,傍晚时分再坐着火车满载而归。可是最近,前去官厅水库钓鱼的人越来越少了。“官厅水库已经死了。”有着20余年钓鱼经验的王先生称,从一个月前开始,去官厅水库钓鱼的朋友们收获就越来越少。“水库里电鱼的太多了,连小鱼都不放过。”他说,最惨的一次自己和4个朋友在那里待了一天,只钓到两条小鲫鱼。 记者目击 “电鱼、收购、销售”全过程 一条渔船从水库深处划来,悄悄地靠近了怀来县官厅镇豆营村附近的码头,船尾一名下巴有刀疤的男子吃力地摇着橹,另外一名戴着写有“白洋淀”字样帽子的男子,在他身后的船舱里码着6个电瓶,左边的船舷上,架着一根缠了电线的竹篙,竹篙顶端是一个网兜。湖边空地上,一辆没有牌号的银灰色面包车后厢打开着,船靠岸后,没有过多的寒暄,几名男子掀开舱板,动作熟练地操起里面的鱼,扔进几个早已准备好的塑料箱子里,然后过磅装车,一名年轻女子一直拿着小本子站在旁边记账。约500斤大小不一的鲤鱼、鲫鱼、白条分类装好后,从湖边用帆布搭的棚子里钻出一名中年男子,开着面包车离去。交易过程不到半个小时,这是记者5月5日下午3时许看到的一幕。 稍事休息后,电鱼船又开始出发。戴帽子的男子站在船头,右手提着网兜,眼睛死死盯着平静的湖面,忽然,他左手做了一个手势,船缓缓停了下来。右手一沉,竹篙顶端的网兜应声入水,网兜在水下划了几下后,周围的小鱼纷纷跃出水面,等到网兜再次出水时,里面多了几条鱼在挣扎…… 晚上7时许,夜幕渐渐降临,水库边已经看不到什么人。两小时后,在位于水库西岸附近水面,记者发现许多像萤火虫一样的小船在水面晃荡,船只比较分散,不过照明灯并不是一直开着,只有在寻找鱼群和电鱼后抄鱼时才开启。而在水库东岸的中原公司方向,几条稍大一些的船则一直亮着灯在“作业”,由于大船都是以柴油机为动力,远远地就能听到轰鸣声。电鱼的船只数量在晚上12时许达到高峰,一直持续到凌晨3、4时许,慢慢地船只开始靠岸,鱼被等在岸边的车辆运走。 次日早上9时许,记者来到了怀来县县城沙城的一个农贸市场,远远地就看到一家卖鱼的摊点前竖着一块“官厅大鱼”的牌子,卖鱼的胡先生表示,自己摊点的鱼绝对保证为正宗官厅湖野生鱼。“每天晚上电了后,凌晨就有专人送过来了。”他说,现在是鱼的产卵期,鱼味道最美,再过一段时间就不行了。“政府明令禁止捕捞的,不过给我供货的都是上头有关系的。”他表示,官厅湖的鱼比普通鱼要贵,鲤鱼一般六七元一斤,鲫鱼也要近3元。市场里的其他几家卖鱼的也都表示有官厅湖的野鱼出售。 现场调查 官厅水库电鱼呈半公开化 在几天的采访中,记者接触到的所有的当地人都知道官厅水库有人电鱼的事,问及原因时,大家都表示是上头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 官厅镇豆营村一名电鱼的渔民表示自己知道现在是禁渔期严禁电鱼,但他同时表示自己“一次也没被抓住过”。“每次怀来渔政站要下来检查,我们都会提前接到通知。”他说,当记者追问是谁给他们提供消息时,该渔民拒绝透露姓名,只说是县里一位领导的亲戚。在暗访中渔民们表示,给他们提供“保护”的人并不止一位。“每一位有背景的人都会联系几户甚至几十户渔民合作,没有关系的渔户擅自下水电鱼很容易被抓。”一位渔民表示。 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渔户表示,就自己知道的目前在官厅湖电鱼的船在100条以上,比较多的是木制的渔船,“东岸的黑头洼比我们这边猛多了,都是水泥制的大船,后面拖着电网,电晕的鱼直接就被网住了,不用去捞。”他说,木船一般每天能电300斤左右,最好的时候大约有500斤,而水泥大船运气好一天能捞1000斤以上。 电鱼的师傅一般都是从保定的白洋淀或者山东等地请来的。一名渔民表示,这些请来的师傅一般都会看鱼群,知道鱼群在哪个地方,所以效率要高很多。 知情者说 爆出“非法电鱼”背后利益链 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知情者向记者透露了官厅水库渔民大规模非法电鱼背后的利益链。他表示,一条电鱼船通常牵涉到三方面的人,即:渔民、电鱼技师和背后的保护伞。“一般由当地有条件的渔民提供渔船、电瓶或柴油机还有电鱼器,而从保定白洋淀或者山东等地请来的电鱼师傅则负责具体操作,保护伞负责打点疏通上下关系,另外还有鱼的销售。”他说,所有收入分为三股,三方各得一股,另外,在船上帮助电鱼师傅划船掌舵的工人每天的工资一般是50元。 “其实很多渔民心里也窝着火,但又没办法。”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按中等大小的电鱼船算,每条船大约为4000元左右,电瓶一般为6—8块,每块约800元,再加上电鱼器具每套需要4000多。“三项投资共需1.5万左右,而‘保护伞’们一分钱不出,拿跟渔民一样甚至更多的钱。”他说,不过没有办法,如果不跟他们合作,渔民自己下湖电鱼,很容易被渔政部门抓住。“抓住了就会用快艇把船拖走,除拘留外,还要罚款,数目三五千不等。” 管理者说 水库管理处:未发现有人电鱼 随后记者联系到北京市水务局下属的官厅水库管理处,一位姓杨的工作人员表示,下午管理处曾派工作人员到库区巡视,并未发现有人在电鱼。“可能是看到我们就躲起来了吧。”他说,“我们水库管理处不是执法部门,没有执法权,即便发现有人电鱼也只能阻止,或者与具有执法权的河北怀来县政府渔政站联系,让他们进行相应的处理。” 次日上午8时许,记者拨打了怀来县农牧局畜牧水产办渔政站的电话,一名男子表示自己是值班的,“等会是我们站长值班,9点以后应该就来了,到时候你问他吧。”一小时后记者再次拨打该电话时,一名女子接听了电话并称“站长在休息,等到五一以后才会上班。”当问及有人非法电鱼等事项时,该女子表示自己为值班人员,对这些并不熟悉。 位于怀来县城沙城的动检渔政派出所也是大门紧闭,墙上公布的职责范围注明这个包括所长共4名工作人员的派出所“负责对官厅水库怀来八万多亩水域的渔业治安案件进行处理”。楼下传达室的一名男子表示他们要8日才开始上班,当问及五一期间是否有人对官厅水库进行巡查时,他表示不清楚。 专家说法 电鱼导致生态环境被破坏 “电击、电网捕鱼不但不利于鱼苗的生长,而且也存在很多不安全的因素。”北京市渔政监督管理站的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据了解,电击、电网捕鱼会使鱼儿触电后暂时昏迷,漂浮到水面上来,即便离得稍远未漂浮到水面的鱼儿,性腺也会被严重破坏,遭遇人为绝育,因此电鱼作业被业内称为“绝户”捕捞。据相关专家介绍,采用电击、电网等方法进行捕捞,将会导致水库生态环境遭到破坏,从而间接对水体质量产生不良的影响。 根据有关规定,利用电场、药物、爆炸致鱼虾昏迷死亡后进行捕捞,属于灭绝性、掠夺性作业,我国明令禁止。对非法电鱼作业,可处以5万元以下的处罚;对情节特别严重的,可以没收捕鱼船只。 新闻背景 记者了解到,官厅水库是北京的重要水源地之一,1997年被迫退出生活饮用水源,仅用于工业、农业灌溉和城市河湖补水。为改善水质条件,自2005年1月1日起,京冀两地有关部门联合对水库实施了50年来的首次跨年度、跨域界封库休渔。在20个月的禁渔之后,水库水质出现明显好转,由五类水质恢复到接近三类。水库所属的河北怀来县和北京市延庆县的有关部门研究决定,从今年起把每年的4月15日到8月15日定为水库禁渔期。禁渔期间,禁渔区将禁止一切捕捞活动。南方渔网编辑:黄倩

本文由一码一肖100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