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户施策让贫困户树立脱贫信心,卯着劲儿

作者:三农政策

丰都县虎威镇鹦鹉村山高坡陡,全村584户共1820人,其中贫困户就有89户302人。由于贫穷,村里很多人只能选择外出打工。2015年,全村人均年收入还不足3000元。

“现在,要比比看谁家的种养产业搞得好、效益高。”“看谁家的‘穷帽’摘得快、笑得欢。”……9月23日,笔者走进潼南区梓潼街道贫困村——五郎村,听到很多这样有趣的对话。话里充满着贫困户比着摘帽的信心。

就是这样一个贫困村,却在去年年底成功整村脱贫。“贫困户的情况不尽相同,只有因户施策,找准扶贫着力点,才能更好地树立贫困户的脱贫信心。”说起自己的“扶贫经”,48岁的村支书余先波感触颇深。

借助区里开展的精准扶贫工程,该村精准识别出的81户建档立卡贫困户,正卯着劲儿相互比赛着“摘穷帽”。通过与村干部和贫困户的交流,笔者深深感受到该村贫困户积极脱贫致富的热情,同时也意识到,一个贫困村要脱贫,在搞好基础设施的同时,更需要特色产业和致富能手带动。

村级贷款,贫困户养牛脱了贫

干部上门结对子 户户都有金点子

“牛喂起了吗?”

9月10日7点半。笔者随区委办值班室主任、五郎村党支部“第一书记”郑科直奔村子。30分种后,我们便到了五郎村。站在村口远远望去,蓝天下远山连绵,阵阵鸟鸣打破乡村的宁静,青草野花的清香在空气里浮动,让人情不自禁感叹:“这里真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

“喂起的,一共3头,今年还打算扩大规模。”

五郎村有791户村民,其中有81户贫困户。2014年该村被确定为市级贫困村,也是梓潼街道的精准脱贫“重点贫困村”。来到村委会办公室,墙上一幅“扶贫惠民生,打赢攻坚战”的标语十分醒目。

新春伊始,余先波来到村民彭更生家中走访,彭更生拄着拐杖将他迎进家里。

围绕着扶贫话题,笔者与郑科摆起了龙门阵。他告诉笔者,他是今年7月10日驻村担任“第一书记”的。7月初,梓潼街道就与区委办、财政局、信访局、气象局的帮扶干部一起,为81户贫困户一对一制订了帮扶计划,有针对性地为他们选择了适宜发展的种植业和养殖业:1社的深度贫困户谢运明,发展种养殖,养殖需求为羊2只、鸡10对、鸭10对;1社的米祖元劳动力丧失,无法搞种养殖,申请低保1人,改造D级危房80平方米……

彭更生是2015年底被列为建卡贫困户的,那时,他两口子身体都不好,两个儿子还在上学,一家人靠在村里卖点小副食过活,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笔者了解到,五郎村的扶贫主导产业为“1+ 2+3”,“1”是成立1个专业合作社,打造一个优质伏桃园;“2”是引进两家农业龙头企业,带动全村产业发展;“3”是帮助贫困户依托种植、养殖、手工艺等发展家庭经济。

但说起脱贫,老彭最初并不那么积极。家中存款只有几千元,想发展养殖业根本不可能,每次村干部上门走访,他都不太上心。余先波明白,要带动老彭脱贫,首先得帮他解决资金难题,树立脱贫信心。

“今后还会发展‘1+N’产业,多条腿走路,帮助老百姓尽快脱贫致富。”郑科说,个别村民对扶贫的认识还很片面,认为“给一点儿钱”就可以了,“政府的扶贫补助只是引导性补助。要脱贫致富,关键还得靠老百姓在政府的帮扶下,主动积极发展产业。”

恰好这时鹦鹉村成立了村级扶贫互助协会,可向贫困户提供最高5000元的无息贷款。“在村里贷款门槛低、不跑路,比去银行便捷多了,非常适合我们这种贫困户。”彭更生说。于是,在余先波的帮助下,彭更生申请了贷款,再加上自己的积蓄,去年,他养殖了三头牛,“一头牛的售价在1万元左右,我3头牛能值3万多元。”

公路修到家门口 农副产品不愁卖

目前,鹦鹉村依托村级扶贫互助协会累计发放精准扶贫贷款19万元,惠及贫困户60余户。

“公路通畅后,我家的脱贫路、致富路也通了!”7社建卡贫困户唐邦全兴奋地告诉笔者,今年,他喂养的10亩鱼就是下梅雨也能拉出去卖了,收入有好几万元,摘掉“穷帽子”绝对不是问题。如今路修好了,经村干部介绍,自己还在城里灯具城找了份工作,每月能挣1500元钱,上班打工能挣钱,下班喂鱼也能挣钱啊!

修通公路,贫困村吃上“旅游饭”

“实施精准脱贫,我们老百姓是真的得实惠了哟!”谈起村里这几个月的变化,建卡贫困户周始保高兴不已。他说:“以前喂猪最让人焦心的就是卖不出好价钱,因为路烂无人进村来收购,要请人抬老远去卖,除了本钱、运费,根本挣不到钱。现在卖肥猪一点不费力,都是那些生意人上门收购,不用自己跑路了。”他告诉笔者,他家今年自产自养,喂了200多头猪,按现在的行情能大赚一把,脱贫致富的愿望很快就能实现。

过完年,48岁的刘玉林没有像往年一样匆匆外出打工,他决定留在村里。

“只要基础设施脱了‘贫’,产业发展的步伐就更快。”该村党支部书记李明说,村里有建卡贫困户81户、深度贫困10户,今年要全面精准脱贫,时间紧、担子重,只有靠基础设施先行,才能促进产业发展,实现农民增收。

在刘玉林的记忆中,2016年是村里变化最大的一年,“硬化路通到家门口,村里还建起了千亩花果基地,我在基地打工,每天的工钱有60元,休息时还能照顾年迈的父母,比去外地强多了。”

据了解,今年,梓潼街道积极整合资源,坚持构建专项扶贫、行业扶贫、社会扶贫三位一体的大扶贫格局,累计投入各类资金500余万元,用于五郎村基础设施建设。目前该村已新建泥结石路4.57公里,硬化公路3.6公里,人行便道已完成3.2公里;村小学至祁佛碑的2.1公里硬化工程正在抓紧施工,李家湾至农家沟、蒋家湾的3.1公里碎石路已完成80%。此外,还实施了农村水利、电力、通信、安全饮水、产业基地建设等工程,开展农村环境综合整治,重新修订了村规民约,在村里安装垃圾箱、健身设施等,极大地改善了村民生产生活条件。

过去,鹦鹉村只有一条通往场镇的出村公路,村民们想挣点钱,得先将农产品担到公路边,再搭乘三轮车运往场镇销售。村社间不通路,村民提起脱贫,大多泄了气。

“输血”变“造血” 村民摘“穷帽”有信心

余先波明白,要调动村民脱贫积极性,必须先改善村里的交通状况。于是,他将村里的交通情况整理成册,上报给镇政府。镇政府整合扶贫资金,在村里修建了6.5公里乡村公路。此外,他又亲自上阵,带领村民投工投劳,修建了人行便道、产业路等。

“我家7口人,妻子和小儿长期有病,孙女读高中,孙子读初中,我又患有糖尿病和骨质增生,全家生活都靠大儿和大儿媳打工挣钱。”贫困户谢运明告诉笔者,他家长期入不敷出,因为治病还欠有外债。“但现在,我有脱贫的信心了。前不久,帮扶干部送来两只羊。羊儿长得快,年底就可出栏,估计能收入1500元。上面引路,下面靠自己。在我这么困难的时候,党和政府伸出了援助之手,我们一家一定加倍努力,争取早日过上好生活。”

随着基础设施的改善,多家农业公司抛来了橄榄枝。去年,花果基地正式竣工,许多在外务工的贫困户纷纷返乡,就近务工。今年,丰都长江二桥修通后,从县城到虎威镇的距离又将缩短一半。“以后,我打算开办农家乐,游客到花果基地赏花、摘果,顺便可以来我家吃饭、住宿。”刘玉林说。

当天,笔者在五郎村西边的一小坡上看到,漫山遍野新栽种的柠檬树,每棵都枝繁叶茂,一阵秋风吹过,一缕缕清香迎面袭来。果农们正在地里疏果、施肥,一派繁忙景象。

教育扶贫,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

“今年,我们将新种上沃柑,在果树中间间种中药材和蔬菜。”五郎村新引进的金紫荆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负责人黄秀琼介绍,公司成立以来,就在村里长期雇用了20多个贫困群众在基地务工,每人每天能挣60元。到播种、收获季节,务工人数多达几十人。

对于有劳动力的贫困户,可以通过搭建创业平台、改善基础设施等方式树立脱贫信心,而对于缺乏劳动力的贫困户,又该如何让他们看到脱贫希望呢?

“我们也希望出分力,尽可能多地帮助困难群众。针对村里的深度贫困户,明年公司计划推行‘公司+基地+农户’的致富联合体模式,让五郎村一批‘穷、弱、小’农户被带富、带强、带大,不断增强贫困户的‘造血’功能。”黄秀琼告诉笔者。

82岁的许裕德是村里的建卡贫困户。前年,许裕德的孙女考上长江师范学院,但每学期3000元的学费却让一家人愁眉不展。许裕德的儿子因病去世,老伴身体不好,还有个孙子在读高中,一家五口人仅靠儿媳打零工的收入过活,基本没有积蓄。

“现在,我长期在村里的农企打短工,一天能挣60元左右。公司今年又接管了我家鱼塘,我每月有固定管理费,再加上帮扶干部又帮我送来了两只羊,今年摘掉戴在头上多年的‘穷帽子’肯定没问题。”深度贫困户刘国阳对脱贫很有信心。

就在这时,村里根据精准扶贫政策,为许裕德的孙女申请到5000元教育精准扶贫资助,每月还能享受600元生活补助。同时,许裕德的孙子每年也可获得1500元助学补助。

李明向笔者透露,今年区里实施精准脱贫,贫困户积极性高,但也存在一定依赖心理,比如房屋漏水、家人生病都会找村干部诉苦;帮扶干部运来羊、猪、鸡、鸭苗子,有贫困户就不理解,甚至建议我们缺的是钱,与其给鸡苗子,不如直接给钱。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村干部和帮扶干部都不得不反复解释:“送羊、鸡苗等,是想让你们钱生钱,最终能帮助你们脱贫,实现长期稳定增收。”

“多亏政策好,我两个孙娃儿才能上学,等他们读完书,找了好工作,我们日子就有盼头了。”许裕德憧憬着未来。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加快扶贫攻坚,就要有一个科学的发展方向。发展优势明显的特色产业,是带动群众持续增收、脱贫致富的第一引擎。”梓潼街道党工委书记彭绪仁说,“从‘输血’到‘造血’,从解决温饱到引导发展,自实施精准脱贫以来,五郎村基础设施不断改善,农民素质日益提升,农民收入显著增加,贫困人口正逐步减少。“今年五郎村将率先实现81户、304人精准脱贫!”彭绪仁说。

据了解,在鹦鹉村,像许裕德这样享受助学补助的贫困户还有26户。“孩子是许多贫困户最大的希望,尤其对于缺乏劳动力的贫困户,教育扶贫让他们看到希望,从而增强自身脱贫动力。”余先波说。

据了解,潼南区共有50个贫困村,1484户深度贫困户。眼下,他们正在修公路、盖新房、栽柠檬、养牛羊,一场“摘穷帽”运动正在全区轰轰烈烈地开展。

本文由一码一肖100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